◆ 中文版  ◆ ????????  ◆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服務熱線:

QQ:2176387611

周一到周五,10:00—19:00

2014年全球經濟要過四道坎

0
來源:絲路網
發布時間:2014-02-07
打印本文
【摘要】導語:2013年,全球經濟經歷了不平靜的一年。民生證券研究院宏觀研究員朱振鑫指出,展望2014年,全球經濟依然風險重重,其中有四道坎值得投資者特別關注。 第一
       導語:2013年,全球經濟經歷了不平靜的一年。民生證券研究院宏觀研究員朱振鑫指出,展望2014年,全球經濟依然風險重重,其中有四道坎值得投資者特別關注。  
                                                     
                                            第一道坎是美聯儲QE的縮減和退出

       時間上圍繞美聯儲的七次FOMC會議貫穿全年(分別在1月29日、3月19日、4月30日、6月18日、9月17日、10月29日、12月17日)。去年5月,僅僅因為伯南克講話引發的QE退出預期,新興市場便遭遇劇烈的資本外逃,一些拉美、東南亞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資本市場遭遇重挫。
       2014年,隨著QE退出步伐加快,新興市場將面臨更大的風險。
       首先,從客觀上看,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美國的經濟穩步復蘇,失業率降至6.7%的歷史新低。盡管12月的非農就業意外降至7.4萬人,但主要是季節性波動,今年的就業前景依然看好。主要原因在于去年12月初民主共和兩黨達成協議之后,“自動減支”計劃中的630億美元(約占GDP的0.4個百分點)被推遲,經濟所受的“財政拖累”將顯著緩解。這一方面會加快QE退出,另一方面還會加大資本回流美國的動力。
       其次,從主觀上看,2014年FOMC委員將換屆,埃文斯(極端鴿派)、羅森格倫(鴿派)、布拉德(略偏鷹派)以及喬治(極端鷹派)將退出,普羅索和費舍爾(極端鷹派)、皮納爾托(中立)以及柯薛拉柯塔(鴿派)將獲得投票權。    總體來看,FOMC的鷹派傾向顯著增強。如果就業不出現意外惡化,美聯儲將按既定計劃“小碎步式”縮減,比如每次會議縮減100億美元,直至年底完全退出。

                                               第二道坎是美國的債務上限風波
       
       時間大概是今年2月初。去年10月16日,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觸及債務上限之前的最后一刻達成協議,允許美國政府在2014年2月7日前保留融資能力。這意味著從1月底開始,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將再次陷入“膽小鬼游戲”的爭斗,打壓國際市場的風險偏好。
       誠然,二戰之后,除了1979年因工作疏漏造成的利息支付延遲外,美債從來沒有發生違約。但目前來看,擦槍走火的風險正在不斷加大。
       首先,債務上限不只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工具。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議員麥康奈爾就公開表示:“每次總統讓我們提高債務上限都是一次為國家實現某些重要目標的好機會”,“債務上限立法可以吸引總統的注意,把我們團結在一起。”今年,奧巴馬醫改法案即將全面落地,這已經成為共和黨的眼中釘,勢必竭力阻撓。
       其次,截至目前,美國債務占GDP比率已經超過106%,遠高于上世紀80年代初的33%。而且,受QE退出預期影響,去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從1.7%一度飆升到3%以上,今年隨著QE加快退出,美債收益率將繼續上漲,債務規模的擴大和利息成本的上升將陷入惡性循環,加大信用風險。    即便美債繼續避免違約,但美債收益率的攀升將直接推高全球的資金利率水平,加劇各國的資產價格下行壓力,去年全球債券市場的利率飆升就是預演。
                           
                        第三道坎是日本上調消費稅率
       
       2013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從2014年4月1日起將消費稅率從目前的5%提高至8%,這是1997年橋本內閣將消費稅從3%提高到5%之后日本首次提高消費稅率。
       對力圖擴大政府支出、推行結構性改革的安倍來說,這實屬無奈之舉,2013年日本政府債務占GDP比率已經高達227%,而且政府財政預算中的一半用于償還利息,上調消費稅有助于增加財政收入,彌補預算赤字。但是,上調消費稅也將給日本乃至全球經濟造成顯著風險。    
       首先是經濟風險。2014年4月1日之前,私人消費尤其是耐用品的消費可能會激增。但4月以后,消費支出可能出現斷崖式下跌,如果政府無法采取有效的對沖措施,企業投資意愿可能也會受到拖累,導致經濟加速下行。鑒于上調消費稅的負面影響,日本央行近日已經將2014年日本實際GDP增速預期從1.5%下調到1.4%,顯著低于2013年2.7%的增速。
       其次是政治風險。消費稅的提高對高收入家庭的影響很小,約占其家庭年收入的1.79%,但對低收入家庭造成的負擔要大得多,約占其家庭年收入的4.76%,這可能會激化民眾的抵觸情緒。野田佳彥在2012年提出該計劃成為其下臺的重要導火索之一。2014年安倍面臨同樣的風險。
       民調顯示,在去年10月宣布提高消費稅之后,安倍的支持率已經下降了6.6個百分點。如果安倍下臺,日本可能再次陷入政治斗爭的漩渦,安倍經濟學也將功虧一簣。
                         
                                     第四道坎是中國利率攀升造成的金融風險
       
       我們一直強調,中國的廉價資金時代已經結束。在人口老齡化導致儲蓄率下降、去產能緩慢導致投資率居高不下以及QE退出導致國際利率不斷抬升的情況下,國內利率的攀升不是短期現象,是中長期現象。
       而回顧歷次金融危機,利率攀升往往是最直接的導火索。1989年5月到1990年8月,日本央行5次累計加息350個BP刺破房地產泡沫,導致日本陷入失去的二十年。2004年6月到2006年6月,美聯儲連續17次累計加息425個BP引爆次貸危機,最終升級為全球性的金融危機。
       利率攀升同樣可能引發中國式的金融風險。一方面,房地產等資產價格受打壓,金融機構的資產質量惡化。另一方面會推高金融機構的負債成本,加大債務存續的難度。  
       金融風險可能從兩個最脆弱的地方爆發。首先是信托公司。近幾年高速擴張的信托渠道融資積累了大量的金融風險,近期的中誠信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不排除2014年出現信托公司違約甚至破產。
       其次是中小型商業銀行。很多中小銀行尤其是城商行、農商行,大概80%的資金來自理財產品、銀行間市場拆借以及同業存款,僅有20%左右是來自于居民儲蓄和企業儲蓄存款。
       但中小型商業銀行的資產配置,往往在房地產、地方融資平臺等方面,都是比較長期的項目,利率攀升會加劇這種錯配帶來的流動性風險,使中小型銀行面臨擠兌風險。

結語    2014年,隨著QE退出步伐加快,新興市場將面臨更大的風險。而中國最值得警惕的,就是利率攀升造成的金融風險。 
3139[責任編輯:xiaocaofangfei]
標簽:
免責聲明:易再生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劉希平說:"好的教育必然是在學校與學生不斷相互選擇中此次改革把更多選擇權交給學生和學校,從選課到選考,擴大學生和學校的雙向選擇,使招生公平從已有的程序公公平進一步走向內容公平。松華說。(本報記者 李玉蘭)

頭條推薦

熱搜內容

頂部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及时